• 5/17/2017

    无可取代。

    深夜里失眠,终于有时间看电影,选择了前段时间北影节想看而未遂的《如父如子》,瞄了一眼时长,竟有足足两个小时,然而还是勇敢的开始了。

    故事的开头,是一家三口参加小学入学面试,爸爸儒雅,妈妈温柔,6岁的庆多乖巧而真挚的回答着老师的提问。一切看似温情又寻常,下一幕却让人心里猛地一颤,回家的路上,爸爸问,我们没有去露营过啊,爸爸也没有放过风筝,你是从哪里学来的答案,庆多感到了爸爸的赞赏,骄傲地说,是应试补习班的老师教的。

    还有些许其他的小细节,寥寥数笔,父与子的关系了然于屏幕。

    然而就是这样平淡的生活,却被一起“意外”打破,庆多竟是“别人家的孩子”,在男主角的眼中,另一个家庭邋遢不羁,几乎每一次见面都迟到,夫妻俩以一些无关紧要的小埋怨搪塞着,处处打着小算盘,典型的市井人家。被父亲影响,他淡薄亲情,看重血脉,于是生出想把两个孩子都据为己有的念头,遭到对方敲脑袋的“暴击”。

    然而在孩子眼中,却是另一番景象,另一个爸爸没有那么多条条框框,虽然只是经营一家看上去很潦倒的电器行,却愿意花费时间陪伴孩子,能修好所有出了问题的玩具……于是,两个孩子却都接受这样的爸爸。

    电影中妈妈的角色着墨较淡,只有在决定交换孩子的时候,对方的妈妈说,那么轻松就说出交换孩子的话,是因为六年间都没有羁绊。然后两个妈妈悲痛欲绝的互相拥抱,率先成了朋友。

    电影中所有的心碎都来自6岁的庆多,他乖巧懂事,总想讨好爸爸,钢琴弹得普通而吃力,妈妈问他还要不要继续,他说,可是爸爸喜欢呀。每一次被送到对方家里,他都问爸爸,这是任务吗?于是,不管在那个家里有多么想念爸爸妈妈,都非常努力的完成爸爸交给的任务。电影最后,男主角在沙发缝隙里找到庆多亲手做了送给爸爸的玫瑰花,在相机里发现一张又一张儿子给自己拍的照片,方才明白“日久生情”真的存在,亲情完胜血脉。

    一部好的电影,能从很多不同的角度做出解读。在我看来,《如父如子》用一种极端的情况来讨论如何成为父亲和孩子,讨论血脉与亲情的关系,一个孩子,究竟是从一出生就成为你的孩子,还是在经年累月的陪伴中确立彼此的关系,电影的结尾没有给出明确的答案,但是男主角和继母的和解,却又使答案呼之欲出。

    男主角是一个事业成功,对孩子十分严苛,却很少有时间陪在他身边的爸爸,在一次谈话中,另一个爸爸问他为什么不花些时间陪伴孩子,他说,有很多只有我才能做的工作需要做。另一个爸爸却说,父亲也是一个无可取代的工作呀。

    深以为然。

  • 1/1/2017

    你好,2017.

    2016年的最后一天,天色未明,李贱贱就奔赴机场,迎接跨年一差,一如往常。

    起床后,磨蹭着出门,去科技馆回合,陪来北京的姐姐以及小外甥闲逛。想去宜家解决午饭,无奈排队进场的车不见首尾,于是改变计划去旁边的四元桥商场吃了甜甜圈、冰淇淋和香草拿铁。。。然后步行去宜家汇入汹涌的人潮里,感受和千百人一起不知所谓的拥挤。

    晚上去小姑姑家聚餐,虽然许久未见,依然不觉疏离。恍神间,似乎站在他们的角度上,看我,从刚来北京懵懂无知,到如今为人妻母,他们却还是那样井井有条,亲切而自然。

    要和岁月好好相处,才不会与它互相伤害。

    晚饭后,把一起吃饭的小女孩送回通州,走进标向不明的巷子,却又生生被顶回来,还好有惊无险,终归征途。车上闲聊,又一次重复:我也曾害怕为另外一个人生命负责的巨大责任,但当你有了孩子,每一件事都那么具体,你为了一切都能奋不顾身,所以当初那些命题全被推翻,不复存在。

    回家的路上,浓霾不断扑向汽车的前挡玻璃,小主在身后沉沉睡去,我却鼓起十二万分的勇气,在看似未有尽头的广渠路上向着家的方向一路狂奔。

    新的一年,我又勇敢了许多。

    值得期待的和值得担忧的事情一样多,一切都有最坏的可能,是我在白昼里也会坠落的噩梦,无时无刻。

    但我仍然决定活得理直气壮,活的趾高气昂。

    不给坏运气任何可乘之机。

    2017年,让一切期待着的都顺其自然发生,一切担忧着的都有惊无险躲避。

    希望它仍然平凡,安静着闹哄哄。

    对你比心。

  • 12/6/2016

    仍然。

    昨天没有喝咖啡没有喝奶茶,做头发做指甲奔波了一天却失眠到半夜,收拾行李打扫屋子,到三点仍然毫无睡意。
    尽管如此,早上六点半准时起床,送小主上学,然后去上班,在一楼餐厅吃早餐,写稿,中午去二十楼吃烤鸡肉和沙拉…工作日里,行程和菜单都是这样,always不变。
    八九年前,我“嘲笑”英国人可以二十年吃一样的菜,做一样的事,寡味得可怕,并以此为“借口”头也不回逃回来。年岁渐长,却觉得每天做一样的事,吃一样的食物,是安全感的来源。
    循规蹈矩,慢慢的,规矩就成了铠甲,安放被快速变化的生活频频攻击的灵魂和内心。
    日子过得太快,几天不看新闻,就觉得这世界面目疏离,哪怕只是这普通一天,也有无数陌生人与我们擦肩而过,思想激烈地摩擦,不惜玉石俱焚。
    1206。阿信的生日。三个半月以前,第三次去鸟巢听他唱歌,于是原本昙花一现的盛事,也成为一次又一次的约定,等待成为习惯。
    1206。某人的房间号码。七年前第一次站在门口,看见这组“命中注定”的数字,就觉得冥冥之中有所暗示。
    1206。你离开的日子。十七年,时间累积到某种程度,便只是数字。我们站在命运的两头,茫茫不见。
    我想你应该过得很好,毕竟,当下与从前相比,越来越糟,全身而退并不值得遗憾。
    这个时代,人们都特别健忘,我却一直想着你,也想着当时的自己。
    谢谢你。
    我想你。